朱晓:皮科的基督教人文主义思想

admin 新娱乐在线 2019-09-01 21:57:18 5185

   皮科·德拉·米兰多拉(Pico Della Mirandola,1463—1494年)是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的人文主义者、神学家和哲学家。西方学者对皮科的评价不一。以布克哈特为代表的学者们认为皮科是典型的人文主义者,其代表性著作《论人的尊严》是人文主义精神的标志;也有学者持反对意见,认为皮科所做的哲学研究是试图在人类的各种文化传统中寻找证明基督教神学的证据。在笔者看来,文艺复兴时代是中世纪向近代过渡的时期,皮科的基督教人文主义思想正是这种过渡时代的产物。作为时代知识精英的人文主义者的思想常常具有两面性。一方面,他们批评教会蒙昧、禁欲的说教,伸张人的自由、尊严与欲望;另一方面,他们也试图通过复兴希腊、罗马和希伯来等古代文化,为基督教事业注入新的活力,实现教会的革新。

   早慧的皮科在14岁的时候就被母亲送入博洛尼亚大学学习教会法规,因而深受基督教神学和经院哲学传统的濡染。1480年,皮科前往帕多瓦大学学习阿威罗伊主义哲学和亚里士多德主义。1482年,皮科又与当时最著名的新柏拉图主义者马西里奥·费奇诺相识。费奇诺融合各种古代哲学或宗教的“古代神学”思想、有关人的尊严的宇宙论对皮科产生了深刻的影响。此后,皮科还在犹太学者的帮助下,学习了希伯来语,研读了犹太教神秘主义喀巴拉的作品,并被喀巴拉中玄奥的圣经解释方法所吸引。

   复杂的人生际遇对皮科的思想形成有着不可忽视的影响。皮科于1463年出生在米拉多拉和康考迪亚伯爵的家庭中。早年的皮科,思想活跃,对生活与学术都满怀激情。他经常参与各种学术争论、努力追寻爱情,并且勇于利用人文主义的新精神来批判教会当中出现的一系列弊病。从1486年开始,皮科的人生出现转折。是年5月,皮科为了追寻爱情而试图劫走朱力亚诺·美第奇之妻玛尔杰利达,结果酿成丑闻,且险些丧命。劫后余生的皮科,又接连遭受精神上的挫败。1487年,皮科的论著《900论题》中有13个论题被罗马教会判为异端,遭到教皇的强烈谴责。面对这双重的打击,皮科的人生态度逐渐消沉,思想日益走向保守。在人生最后的几年中,皮科关心神学问题,以克服因挫败而产生的痛苦,实现精神上的救赎。皮科思想中所呈现的悖论特征,其实就是皮科两个人生阶段的不同写照,是其复杂的人生际遇在思想领域内的真实表现。

   皮科基督教人文主义思想的一个内涵在于他对“古代神学”思想的完善。15世纪中期,为了调和当时发现的诸多古代文献和基督教之间的关系,费奇诺举起了“古代神学”的旗帜。他将基督教之前的琐罗亚斯德、赫尔墨斯、俄耳甫斯、柏拉图等古典哲学和宗教传统都纳入“古代神学”的旗帜之下,试图将各种古代传统融入基督教的精神之中。在费奇诺的基础之上,皮科又将两个新的重要因素即希腊的、阿拉伯的、拉丁的亚里士多德学派和摩西传统引入“古代神学”体系。皮科的思想还体现在他对基督教喀巴拉学说的建构。喀巴拉本是犹太教的神秘主义传统,而皮科却在其中读出了基督教的思想内涵,他借鉴喀巴拉的释经方法和学说为基督教信仰服务。此外,皮科还运用喀巴拉的学说来论证“人的尊严”的问题。皮科认为人是自由的造物,能够根据“自由意志”选择自己的本性或地位,他可以堕落为野兽,也可以实现自己的尊严。那么,人如何能避免堕落为野兽,利用“自由意志”实现自己的尊严?皮科认为这不仅要学习各种古代智慧,还要依靠喀巴拉这种自然魔法的力量。

   皮科这位文艺复兴思想史上的思想家生命历程虽然短暂,但是他留下的思想遗产仍具影响。首先,皮科关于人的学说不仅突破了费奇诺宇宙体系的限制,提高了人的自由度,而且阐发了基督教神学。他将神学传统中惩罚人类、否定现世的“上帝”诠释成了造就了人与世界,并将自由意志赋予人类的神圣权威,从而纠正了教会神本观中人与上帝对立的观念,实现了人与上帝的和谐,对当时文艺复兴时期的思想解放产生了积极影响。其次,皮科的学说又在一定程度上修正了早期人文主义思想导致的享乐观。早期人文主义者对人、人性的强调和对教会禁欲思想的反抗,在某种程度上却助长了文艺复兴时期的享乐之风,使得文艺复兴社会出现了道德危机。皮科在论述人的尊严之时,就提醒人们注意不要滥用自由意志堕落成为野兽,而失去作为人的高贵。

   (作者单位:山东大学犹太教与跨宗教研究中心)

来源地址: